鲁善工哈哈大笑,老掌柜就是好面子,玩古玩的都一样,宁可打眼往肚子里吞,也不愿意让别人知道任何丑事。

    杨兰杰摆摆手道:“我佩服他不是因为生意做的大,而是人品。老爷子真心热爱文物,特别是对金石爱好成癖。在同行中保证:他黄伯川不搞破坏,破坏古物是土匪,凡是卖出去的好东西都留底样,留给后人研究参考,不能把祖宗留下的东西都卖给外国人。”

    “但凡尊古斋收藏的金石、古印、古工、陶片等珍贵文物,黄伯川都用纸把它拓下来或者照相,编辑成册,保存起来。”

    鲁善工眼前一亮,要知道拓片是一门手艺,在刻或铸有文字、花纹图案的石、玉、铜、陶等器皿上,蒙上层绵纸,捶打,使之四凸分明。

    再稍上墨,使之显出文字、花纹图案来。手艺好,就能拓出文字。花纹图案清晰、墨迹均匀,不走样的好拓片,跟印谱一样,甚至有过之无不及。

    “尊古斋有位谭师傅专门拓拓片,手艺好,深受黄伯川的器重。”说道这里杨兰杰想起什么,低声道:“要说这个谭师傅可不简单,当年传言跟孙殿英有点关系!”

    “孙殿英?东陵大盗!”

    鲁善工心中一喜,追问细节,杨兰杰继续道:“传闻谭师傅有位本家弟兄在孙殿英部下当师长。1928年东陵盗案件发生后,他到尊古斋找谭师傅。谭师傅把他介绍给黄伯川,他们之间做一项秘密交易。”

    “谭师长拿来些珍宝钻翠。具体都是些什么,传说甚多,有的说是珍珠、翡翠、钻石,成簸箕地端。有的讲茶盘中放着核桃大的珍珠,还有的说:西太后那双珍珠鞋,也是其中的一件,风言风语,五花八门。但究竟是些什么,至今仍然都是传闻,谁也说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黄伯川只研究金石文物,不懂珠宝翠钻,找到懂珠宝翠钻的王月波。王月波是他多年的好朋友,在琉璃厂开设恰宝斋珠宝玉器店。二人商量合伙做这项生意,经他们俩人的手,将这批珠宝钻翠卖给义文斋珠宝玉器店。”

    “孙殿英盗东陵墓的消息很快传出去,各报馆争相刊登,引起博仪和平津各地的清室遗老遗少们的悲愤,他们在溥仪居住的张园,摆设灵堂,供上乾隆、慈禧的灵位,行礼叩拜,痛哭流涕,像办丧事一样进行祭奠,并通电蒋某人要求严办此案。”

    “那时的平津卫戍司令是阎锡山,查办盗陵案。孙殿英根本不出面,四处送礼,打通关系,最后逍遥法外。但事情总要有人被黑锅,结果把买赃物的义文斋的经理、恰宝斋的王月波和尊古斋的黄伯川投进监狱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也不知道为什么,他们几个也被放出来,堂而皇之回到琉璃厂。黄伯川将尊古斋关闭,由西琉璃厂搬到东琉璃厂,在最大的旧书铺宝铭堂旧扯,开设通古斋古玩铺。”

    “好家伙,当时有九间门面,院里有一百多间房子,后院有花园,大院后门通琉璃厂双鱼胡同,比原来的尊古斋宽大得多,阔气得多。”

    “当时震惊整个琉璃厂,被称为黄百万!”

    鲁善工沉默不语,这还用说?肯定是靠倒卖慈禧随葬品大发横财,不过这条线索挺重要,不知道能不能留下点什么。

    送走杨兰杰,回到家开始查询资料,当年孙殿英从定东陵和裕陵内盗得的宝物,号称价值2亿5千万两白银,现在学者再研究发现实际上价值远远不止此数。

    历史学家考证能查找到的资料,当年所盗宝物除分赃外,主要有五大去向:售卖、上缴、罚没、贿赂、秘藏。

    拿出纸笔,开始画线索图,规划寻宝线路,售卖最大流向,不少宝物可能仍流落在民间,但更多的流落在海外。

    当时孙殿英的交易主要在京城和沪上,那里地方洋人多,能卖上价钱,师长谭温江将部分珠宝玉器等物运来京城,价值十万元左右。先由谭温江的弟弟谭荣九卖珍珠于廊坊义文斋,由掮客王振波介绍,得款约6000元。

    军需处长李德禄后来交代,孙殿英派两名武功枪法不凡的副官王登瀛、戴世禧护送,带走五大箱宝物。到沪上后,在祖籍汴梁的鲁干卿开的豫商公馆。

    当时沪上文物贩子很多,都是为洋人服务的。经鲁干卿牵线,名叫吴世安的掮客看上这批稀世珍宝,介绍给洋主子,并谈妥价格。

    交验后洋人将所带的大约1/4的部分现款交给李德禄,余款是一张大额美钞支票。李德禄觉得面额太多,要求拆分成五张。

    不曾想这是青帮头子黄金荣设的局,等李德禄去银行取款时,被告知支票是假的。孙殿英曾由牛七爷引荐加入青帮,与黄金荣是同辈,但未去过沪上。

    孙殿英知悉黄金荣黑他的宝物后,气得咬牙切齿,但也不敢惹黄,后派人雇黑道杀手,将做局的吴世安干掉。

    在沪上吃过黄金荣暗亏后,孙殿英把销售的重点转移到津港,他当时租界内建有自己的公馆。销赃对象还是外国人,交易地点多设在英法租界内,具体出手多少,无法统计。

    东陵盗案曝光后,迫于舆论压力,孙殿英先是采取嫁祸于人,金蝉脱壳的办法,后又主动上缴少量宝物,以迷惑外界视线。

    当年他上交给顶头上司徐源泉的报告里的附录物品清单:鼻烟壶大小式共5个,赤金全珠镯1副,珠10颗,珠翠蓝红宝石18个,赤金八宝镯1副,大小宝石15件,珊瑚18件,翡翠各种宝石15件,玉镯3支。

    明显是想避重就轻,推卸罪责。徐知道孙的意思,本想私吞,但后来看到军事法庭要动真格,担心受牵连,便才主动要求上缴给法庭。好笑的是,在事件平息后,徐源泉很为自己的行为后悔。

    经过整理,终于发现几处可疑,首先是被京城警察没收,谭温江与黄百川交易宝物,具体数量不清,最后下落不明。

    第二是义文斋掌柜从谭温江弟弟谭荣九手中所收珍宝,曝光后交出,由时平津卫戍总司令朱绶光将之转交京城总商会会长保管,但也下落不明。

    第三宗是被海关没收,1928年8月14日,查获即将运往法国的宝物三十五箱,由京城吉贞宦古玩店长张月岩报关,预备运往法国,报价2.2万元。

    由于货主没有在场,军法处通知海关暂行查封,并通过公安局询问张月岩,查清货物来源,最后也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这只是沧海一粟,孙殿英所盗获东陵宝物数量,应该还有大部分没有现身,好似人间蒸发。

章节目录

百工匠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西西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雅玩居士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雅玩居士并收藏百工匠心最新章节